初心

29 Apr 2013

繁华褪去的时刻,是大多数城市人说不清道不明的缺憾感。生活以加速度往前,所有的情绪,无论悲伤还是快乐,如同调料,只能被消费,吞下,排掉。然后回想当初的心绪,一切如旧,唯独心性似乎再也找不回当初。

产品设计似乎也是如此。当初抱着拯救世界的初衷,开始自己的设计。自己经历各种艰难,被不解,被无视,被讽刺,被调整。目前拿到的产物带有了这些痕迹,有些是妥协,有些是纠结,有些是挣扎,还有一些当初理想的影子。

然而用户却迷惑了:这是什么?

你最终得出的设计应该是用户能够接受的。但用户却不能理解。你感觉得到自己似乎跟用户在同一个水平线上,但你们之间似乎...

2012

26 Dec 2012

据说玛雅人在几千年前定下了一个日子,这个日子是世界末日。

科学家们找到了这个日子的证据,那天据说是太阳黑子爆发最密集的一天。地球有可能遭受最为恐怖的太阳射线攻击。充满想象力的导演于是造出了价格2亿的限量门票,供精英们登上诺亚方舟,延续人类的文明。

我对长寿毫无兴趣。12月21日已经过去,几千年前的传言并未如约而至。老实说还是有些失望——我对人类在极端情况下的表现始终保持着兴趣。

似乎每年都会想办法写些什么纪念过去这300多天,然后为下一年写下些什么,比如2008

对自己有用还不够

19 Dec 2012

几乎所有的创业书上都写着,做对自己有用的东西,迟早对别人也有用的。比如,豆瓣,是创始人想寻求一个书评影评的社交网站而开始的;比如Dropbox,是为了解决多台电脑之间的文件共享而产生的。

在这之前出于类似的想法,我做了许多小东西。比如细语微博,一个Mac下的微博客户端;比如backfield,一个极其轻量、基于迭代的项目管理工具,ycl0,一个分享链接与评论的社区,等等。这些小东西对我有用的,当然怀着副产品的想法,开始尝试将这些东西公开,期待能够有更大范围的反馈。

结果你大概也猜到了。细语微博有160左右的下载,日活跃用户0;在缺乏有效访问量几个月之...

短暂的快感

09 Dec 2012

不知道为什么,那些宣称花了几天时间/巨资便做出的产品听起来令人好奇,但稍加翻转之后快感荡然无存,然后索然无味,最后彻底遗忘。这个太过丰富精彩的世界,每一天都有新鲜事发生,每天都有新的创造产生。追随内心不如说追随无聊,那些新的东西不断刺激着大脑,心理期待与亲眼所见的距离越来越短,感官的直接刺激变得越来越短暂。

然而来得快的东西去得也不慢。2009年Google Android刚出来的时候,我对HTC Dream手机(G1)那横向的滑动键盘无比着迷,终于冒着重重困难,找新加坡的客户同事借了身份证,以2700天价买了一台……然后,开始了短暂的兴奋期:把键盘推开再合上;拿起...

奔跑

19 Nov 2012

周五至周日三天时间里,我从西安飞到上海,三天时间里乘坐了上海地铁2,3,4,8,9,10号线,与启明书社的工作人员交流了企业与公益的结合;参加了Ruby发明人以及RubyConf讲师的见面会;参加了令人印象深刻的RubyConf大会;做了关于《Beyond Rails Server》的演讲;与老朋友团聚,探讨了自己下一个产品的运营方向;测试了公司产品,关闭了十几个issue,安排了下一个迭代的任务……

循环

14 Oct 2012

生命是一个从出生到死亡的大轮回。对于个体而言,几十年的生命似乎是一个个的循环组成。孩童阶段看什么都新奇,每一天都精彩得不愿意睡觉;学生阶段的每天上学,放学,最激动的事情就是期待放寒暑假。

而工作阶段,进入了最短的循环:朝九晚五。每一天似乎相似。见的人,做的事,说的话。工作的进度当然是朝着预期前行的,但对于个体,在这短暂重复的工作中,自己的身份感逐渐消失,生活似乎变得越来越没有意思。

人们自然能够找到排解的方式。周末了,呼朋唤友而去。长假,去长城九寨沟……看人。但作为占据事实生命最大长度的工作,成为换取这些假期的筹码。

不该如此。

返乡(3)

10 Oct 2012

下午的时候乡村静谧得只剩下偶尔几声的鸟叫。带上相机,我决定四处走走,看看其他村庄的情况。

我以为乡间的路本应是闭眼都能走过的。谁知完全不是这样。走了没几百米,前面一个大池塘拦住了去路。池塘前方不远便是高速公路。高速公路需要大量的泥土来垫高路基。于是这些池塘便被挖了出来。本来也算一举两得的好事,但想到这条路和池塘压住了农田,只给几百块的补偿金,总觉得有那么一点欺负人。

地面上都荒得不像样子了。野草快要赶上我的身高。十几年前,这些荒草可是早早被砍回家当柴火烧掉的。现在没什么人种地了,煤气也普及到家家户户,这些荒草也就乐得自在的疯长。一路走过,胳膊偶被野草...

返乡(2)

06 Oct 2012

父亲在门口修了一排水泥墩子。据说是为了防止过路的机动车把门口的台阶压坏。貌似这个墩子只坑到他儿子了。水泥墩子已经被杂草覆盖,刚好看不见。我以为能够直接压过去,拐弯过后,只听见撕裂的声音,明显感觉左边门产生了形变。下车看看还好,门还能够打开。

下午父亲兴冲冲带我去看今年的水稻。

“往年每亩最多五六百斤,今年的谷种,每年能产上千斤!”
“啊?怎么回事?”
“杂交水稻呗。而且现在都不用插秧的,直接把谷种往田里撒就行了。”
“早知道这样可行,当初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,直接撒谷不就行了?”记起来小时候每到农忙的时候一大早在田里插...

返乡(1)

04 Oct 2012

下了高速,进入省道,满眼的不再是看不到尽头的高速道路。入眼的,便是金灿灿的稻田,连绵的民居,以及大片大片的绿色。有意放慢了车速,打开车窗 ,呼吸着真正的泥土的气息。心中的那份记忆重新又鲜活起来。

近乡情怯,越来越靠近村庄的时候,心情却越发的不安。“村村通”工程使得道路不再像以前那样行驶艰难,而得小心的碾压着路上摊开晒的稻谷。比起之前直接摊开的稻穗,还是要好一些的。

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小镇。小镇曾经是儿时繁华的象征。而现在看来生气全无。一辆面包车呼啸而过,寥寥的行人象征性的躲闪着扬起的灰尘,继续大声的说笑着。那家衣服店还在,不过似乎生意跟招牌一样,没...

感受成本

25 Sep 2012

每个月,财务都会给我一份报表,详细显示着到现在为止每个月花了多少钱。看到那么多的开销,心中虽然惴惴,但没多少不安。

每个月,我都收到来自Github的邮件账单。$25。不多,但是从我的信用卡扣除时,还是颇有些肉痛。在注册域名时,钱也从自己的银行卡出来。虽然确定知道这些费用最终将会报销,在确定支付的那一刹那,在手机嗡的一声提示钱已扣除的时候,感觉更为明显。比起财务提供的报表,这些小额的、直接从自己钱包花掉的钱,更能感觉到成本的压力。

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感觉。我曾经问过团队的同事,让他们花200块买份Pixelmator,并且告诉他们,可以报销,前提是需...